虚荣666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虚荣666网 » 百姓

【临朐记忆】张翠莲:被时尚淹没的民俗手艺(四)

☞【稿酬】《临朐》微刊稿酬机制

☞【精彩】2017年度原创文集

☞【精彩】2016年度原创文集

☞【悦读】冯恩昌:坚持写作又一年

被时尚淹没的民俗手艺(四)

作者 | 张翠莲

幸福是自己创造的,只要有双勤劳的手,沙漠也会变绿洲。

手工编织,恐怕不用追溯其渊源,从有人类起,就应该会结草行扣,穿插扭辫了。我们最熟悉的如竹编、草编、枝条编、秸秆编、藤编、棕编及各种丝、麻、线编,像草编虽然市面上偶尔还出现,但大多作为工艺美术品展出,其真正掌握这项技艺的人已不多了。竹编范围稍广一些,如竹篮、竹筐、竹篓、斗笠、簸箕、竹席、竹帘等,特别在南方竹器跟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行用竹舟,坐在竹凳,住上竹楼,吃有竹筒,要编织细活需要挑选特长无节上等竹杆,经破竹、去节、分层、刮平、划丝、抽丝、磨光甚至烤色、定色等十几道手工工序,再经过穿插、经纬、平编、扎套、立雕、粗细结合、星罗棋布,真是钉是竹的,丝是竹的,骨是竹的,皮也是竹的竹扭乾坤节节高,编织的主要工序分三部起底、编围、锁口。象传统的灯笼、竹伞最早也全靠手工制作,分别用竹篾作骨,蒙上布或绸缎,再在面上作画或装饰,其工艺代代相传,精艺求精成为祖国的瑰宝,也融入了老一代编织艺人的心血与汗水,成功与喜悦。再粗略说一下中国的云锦,由南京云锦、苏州宋锦、成都蜀锦、广西壮锦组成四大名锦,千年前是用老式的木织机编织成,但其中的特殊工艺也是非人工不可,接线、换线、是机器所无法代替的,那些皇家贵族的服饰织丝绣锦盘,游龙凤舞,云吞月相从衣帽到鞋袜,盘花、扭辫、线打球哪件离得了绣娘的巧夺天工,像母亲七十以上的老人基本都用过或见过老式的纺线、织布机,“咯噔、咯噔,吱扭吱扭”地从远古传来,干寂而纯净,单调而苦涩地叫响人深情的回忆。

隐约记得儿时冬天曾经穿过的棉鞋叫(蒲鞋),蒲鞋是用蒲草编织而成,先扭绳平编打底,外加一层扭花小辫,也可上色着花,男女老幼皆可穿,大人怕不耐穿,就在鞋底托上布或硬东西,鞋口也可演上毛绒边,此鞋既暖和又轻快。虽登不得大雅之堂,在贫困的年代,却保的双足温暖。“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就象这句话,劳动人们用本色击垮困难,用坚强挑战生活。

家乡的手工绝艺最朴实,没有南方的竹与蒲,就利用地里出的玉米衣编织出蒲垫(家乡叫铺毯),玉米剥衣时,留下上等白而宽大完整的,打十字花扭成绳,从中间走起,一边扭,一边续衣,一边劈叉一边走绳,每股约有中指粗,三股一扭,大约有30~40公分直径,两层即可成型,蒲垫用起来方便实惠,是妇女儿童最好的搭挡,随地铺随地坐,只要别湿水便可,柔软舒适,还是孩子的好玩具,图上是母亲与奶奶的作品,母亲说奶奶编的蒲垫坐了几十年了,看看手工多么仔细!系好成品。而要继续扩大加高,围圈编织,编成椭圆形的叫(小孩窝窝)里面铺上小被或布冬暖夏凉,孩子睡在里面,大人便可安心干活。还有一种叫篓子,篮子的家庭生活工具,是用当地的柳条或棉槐条或腊条在水里泡泡去皮,编成大半米高的长方形或椭圆形,同样从底开始编织,到一定的高度花格相间,边缘麻花辫收尾,中间系绳,可背可挑,以前做饭用树叶,麦秆干柴或背粮食全用篓子,篮子来搬运。说起篓子,不得不拉上它的搭挡耙子,长长的木棍做手臂,头上竹批子做成象手一样的带勾抓子,专门来耧树叶,柴草或将地耧平一些,也是主要农具。这些简单而粗糙的手工工艺,不仅给生活带来了便利,也养育了辈辈朴实的乡亲。在我心里也是挖掘不完的宝贝,既敬畏又感慨!

编织美好生活,发生在身边的事才是最情深意切的,我们不断追寻的也是随传统而发展的一种美德与执着,一种朴实的升华!

图片/网络

张翠莲,生于临朐,现住临沂。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