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666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虚荣666网 » 变废

浪子小说,情幻

      那是1936年的8月吗?小鸭子就这么突然离我而去了呢?事实是我根本无法忍受啊,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我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我一直在想,我这样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不如追随小鸭子到天堂而去,天天对着美丽小鸭子的画像呀,我思绪万千不由得泪流满面,天天都是在梦里吗,想的都是小鸭子吗?每天好像又在梦里见到你,你那笑容仍依然,又在梦里见到你,你依然是那么的深情,那么美丽。我多想再见你小鸭子呀,虽然我们只是在梦里,我多想再见再见你呀,我的小鸭子,表达我对你深深的欠意……

      本来我就是个想死的人吗?而且我们的深深爱情是割舍不断的呀;我决定随你而去,你们可能不知道吧,我整天都是迷迷糊糊的,唠唠叨叨的,魂不附体的,窗外的小雨不时地在敲打着玻璃,白色的雨雾是在为我流泪的心,共同哭哭滴滴吗?冲一壶西湖龙井尝尝那涩涩的苦味,一个个夜不成寐的夜晚;疲惫的心渐渐地似乎在麻醉,行走在死亡坎坷的边沿,爱的转角处丢掉你空着的座位,不该的开始哟,美好的爱情竟然画上了痛苦的结尾,下一站故事到底我们是谁在等谁?

      昨夜的玫瑰啊,渐渐地越发枯萎,风干的花瓣没有了往日的香味,唔,你为什么娇艳?唔,你为什么无畏?你为谁遭风吹雨打?残酷无情被大风吹去;昨夜的玫瑰渐渐地枯萎,风干的花瓣呀,没有了香味,你为什么摇曳?你为什么迷醉?你为谁在唱情歌?我的心被你点沸。唔,疲惫行走的心,变的越来越累,……

       冥冥之中我已经是死人吗,如花似玉的小鸭子呀,和我在花前月下,和我在蜜月之中,这不是我们曾经密林幽会的地方吗?那鸟语欢笑的花香,那柔情纏绕的蜜意,是低呤,是喘息,是欢笑,是哭泣,现在是悲欢离合的天各一方呀,曾经的亲密无间,那一举一动,那一悯一亲,那一投手一动足,那两性的相吸,那肉体磨合,我正想纏绵的时刻,一下子小鸭子不见了,一个魔鬼,一个丑陋的灵魂,一个面目可憎的形象出现在我的视野,魔鬼一针见血地抓住我喊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的男人,你说:你有没有背叛过你心爱的小鸭子,小鸭子是你能追求的吗?

       我胆战心惊地问:你是谁?

      我是你家的阎王老爷,你快说,老实坦白交代?不然就让你死路一条。

       我战战兢兢地承认,是的,我该死,我有过不忠的想法,你就让我死去吧?我怅然若失伸向空间的两只手,我想抓住小鸭子的翩翩衣袂,我多想随她而去。

       风远远地,轻轻地吹着我的脸,我的手,我的发和我的心,我的眼前是你远远的呆在那个城,那个路,那个房,那个灯,那扇窗口的影子,我静静的看着你,飘若浮云的魅影,你给我的身影当作音乐背景,怎么唱的都不再能煽情,我记得你习惯闭着眼在我抱着的怀里,好像我是你的笑嘻嘻的魂灵,我不知该如何对你笑,对你哭,你张着嘴就是不理我吗,我没有你的世界里,我的日子没有办法过呀,好像谁对谁都发过不应该的脾气,日子过的太快,来不及我们说一声再见, 柔情的日子就永别。

      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着到黎明,追月的彩云哟, 也知道我的心,默默地为我送你的温馨;真的是好想你,我在夜里不断呼唤着到黎明,天上的星星哟, 也了解我的心吗,我心中只有你呀小鸭子,千山万水怎么能隔阻, 我对你的爱,在月亮下面轻轻地飘著,我对你的一片情,真的是好想你啊,你是让我灿烂的黎明,寒冷的冬天哟, 也早已应该过去,愿春色铺满我怀念你的心…….  

      天亮了,小鸭子,魔鬼,阎王爷他们在那里,魂飞天外的我叽叽咕咕的,桂英姐一匙一匙地在喂着我的饭,我又回到了从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时候。

      我对桂英姐默默地说:不要喂我吧,我不想吃,我要死了,你喂我干什么呢,魔鬼,阎王爷不要我可以,小鸭子也不要我了,我受不了,你行行好,桂英姐你就让我去死吧。

      桂英姐说:恒昌,你会好的,听话,好好吃饭,小鸭子不会不要你的,你只要好好吃饭,小鸭子就一定会要你,你不好好吃饭,小鸭子不会不要你的。

      真的吗?桂英姐,你可不能骗我呀,我在上海举目无亲,你还是让我死去吧。

      桂英姐说:恒昌啊,你好好听话,好好吃饭,小鸭子今天夜里一定会来的,她不会不要你,来来,好好的吃饭,小鸭子一定会要你的。

      我冥冥之中听了桂英姐的话,窗外的夜雨淅淅沥沥地下,夜里永远是黑沉沉的,永远是什么也看不见,小鸭子你真的会要我吗?清清楚楚的小鸭子在我的脑海中,小鸭子你来了吗?小鸭子我要你呀,小鸭子我想你呀,那些亲亲我我的魅景,不时在我眼前出现,我就是想,我恨不得天天在和小鸭子的情爱中生存,享受那恩深爱重的情义,不然我就还不如去死,渐渐地一个有血有肉的躯体涌上了我的心身,小鸭子竟然真的悄悄地来了;唔,这不是昏沉沉的夜里,外面的雨声似乎停了,我好像打开了地狱之门,还是天堂之路呢?回来了吧?是我的小鸭子吗?只见她随着我的梦幻迈着轻盈的步伐,扭动着她那妖蛇般的身躯,性感而又诱人的臀部,赤身裸体的向我大胆的走来。

       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是真的,幽光粼粼般的,白乎乎温暖的身躯,好似冒着骚乱人心的“春气”,她那滴着夹皮沟里的“春水”悄悄地淹没了我千丝万缕的情思,漂亮的乳房不就是在我的手里吗,哎呀,这一切都是真的,小鸭子的乳房几天不见更加丰满了,昏沉沉的夜里道不尽,也说不出的生动,冥冥之中: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质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态若何?秋波滟滟。

      那是货真价实小鸭子的乳房,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再一次夺我的魂魄,我们情意绵绵,这是多么美好的夜晚,黑沉沉的夜色里,缠绵,狂热,高潮。哦……看啊!昔日白昼龌龊不敢去夸的放荡,在这昏沉沉的黑夜里放荡不羁,让我如痴如醉地舔她的眉眼,舔她的鼻翼,舔她的耳垂,舔她的小嘴, 舔她的花蕊,气势磅礴的我在小鸭子茂密清翠的丛林里,再一次肆意妄为,几近枯竭的淫欲,坠入那悬空于和你奔腾的广阔天地间,流动的爱河汹涌澎湃,骤然传来阵阵潺潺流水销魂的声音。这一切是真的吗?悠扬涟漪般浪进你怀抱里的心跳,哎哟,迸发出魂兮归来的魅心醉意。

       天知道哟,好像我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瀑布声里,我们接着又开始新一轮的垂死挣扎的作爱,这时的小鸭子和我已经完全进入忘我境地。

      黑漆漆的夜里,卷巷深宫魅惑,透着袭人骨髓邃意,昂然的诗情画意间,青山绿水的熏香潺绕哟,亭亭白桦,溪流淙淙,悠悠然地上海呀,微微碧空里传来,那南来暖人的春风,木兰花开山岗上啊,上海的春天又已来临,不知季节已变换怎么样,残雪消融,棣棠丛丛,朝雾蒙蒙,嫩芽初上的落叶松哟,虽然我们内心早已相爱,至今尚未吐真情,我爱的小鸭子啊,你在我怀中可得到安宁?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