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666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虚荣666网 » 变废

神童押饷的故事会

宋咸平年间,杨家将在阳平关打了场大胜仗。经寇准提议,真宗皇帝决定送一批赏银犒赏三军,便命粮饷官魏建成带着五百名兵丁和赏银连同军饷一起押送边关。

神童押饷的故事会

不久,他们进入八百里太行,只见前面山势险要、林深草密。魏建成深知这里常有强人出没,不敢大意,手持双鞭跟在车前不敢有丝毫马虎。行了不远,只听一声锣响,转眼道口闪出一伙强人。为首一人生得面如青靛、口若涂朱、暴眼虬须、身高丈余,手拿一根酒杯口粗的混铁棒,声若响雷:“晓事的,放下军饷,各自逃命,否则让你们一个个死无完尸!”

一个校尉手持大刀冲了上去:“大胆毛贼,不知死活,看刀!”

不想那贼头只将手中的铁棒轻轻一荡,校尉手中的刀便飞到半空中。贼头复加一棒,校尉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脑袋就变成个烂西瓜。魏建成一见心里有些胆寒,挥着手中的钢鞭朝后退的兵丁:“凡后退者斩!”于是众兵丁不得不拼着性命冲上去。贼头将混铁棒在地上一滚,兵丁们便死伤大片。贼头一声喝叫,从兵丁的尸体上跨了过来。魏建成知道不是贼头的对手,只得边打边退。眼看贼头就要追上来了,危急中,忽然迎面过来一老一少两个人。老者须发皆白,手里拄着根青竹拐棍,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童子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头上绾着根独角辫,满脸的稚气。

此刻,魏建成唯恐贼头掳走车上的饷银,命驾车的兵丁将马赶得飞快。眼看那马车就要撞着这两个人了,危急中,只见那老者不慌不忙用手中的竹杖朝车辕轻轻一点,正在疾驶的马车不仅被顶住,而且连车带马也一起被推得向后退了好几步。魏建成一见,不觉大吃一惊,知道老者非等闲之辈,于是急呼:“老丈救我!”

神童押饷的故事会

这时,贼头已经追到近前。老者也不吭声,只是用竹杖不知在贼人坐骑的什么地方点了一下,那马便就地站住,像木雕泥塑一般,而骑在马上的贼头却刹不住脚,一个倒栽葱跌下来,混铁棒也掉在地上。贼头忙去拾棒,不想老者用竹杖拄在铁棒上,他怎么也抽不动。当老者将竹杖松开的时候,贼头拿起铁棒一看,上面竟被老者用竹杖点了个圆溜溜的小窝。

贼头一见,忙伏在地上叩头:“不知师祖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师祖恕罪!”

原来,这个贼头叫熊皮,是老者徒孙的徒弟,有万夫不当之勇。

老者怒斥贼头:“你师傅传你武艺,你不为国家效力,却当起强盗了,这成何体统?”

熊皮像捣蒜似的连声说:“弟子该死,再也不敢了,弟子这就到山上去将寨子烧了,将喽们解散,回家去种田!”

魏建成想,单凭自己这点儿功夫,别说护送饷银去边关,只怕还没到,连自己的性命也要搭进去,于是忙跪在老者面前哀求:“老人家,多谢您老救命之恩……只是这里离阳平关山高路远,加上下官的兵丁死的死、伤的伤,还请老人家发发慈悲,送我们一程吧,到了阳平关,下官禀明元帅,一定重重有赏!”

老者冷冷地望了他一眼:“如有赏银,你就自己留着罢!”说着继续向前走。魏建成再次追到老者前面,跪在地上不肯起来。这时,熊皮烧毁了贼窝,遣散了众喽,从山上下来。老者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却对身旁的小童说:“小丁丁,这孽障打死了他的手下,你就跟他们走一趟吧,快去快回,路上不要贪玩!”

神童押饷的故事会

小丁丁点了点头,和魏建成一起正要上路,又听老者说:“还有,你且把这孽障也带上,让他将功折罪!”

魏建成见老者只是让这么个十二三岁的小不点儿跟随自己去护送赏银,心想半路上恐怕还要派几个人来保护他,见老者要小丁丁将熊皮也带上,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

一路上,熊皮一马当先,所向披靡,也算顺利。不知不觉出了山西,转眼来到陕西延川境内。一路上,小丁丁只知道抓蝴蝶、捉蜻蜓,全不把护饷防贼的事放在心上。魏建成见他还是个孩子,只得由他。

一天午后,他们来到一片山林前,见旁边山坡上有棵蜜枣树,上面结满了密密麻麻的蜜枣。小丁丁一见高兴极了,说:“你们先在路边歇会儿,待我摘些蜜枣来……”说着也不管魏建成答不答应,像只小松鼠似的一溜烟上了枣树。魏建成说:“丁丁小师傅,天快黑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正是强人出没的所在,请你快些下来,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路!”

小丁丁坐在树杈上像没听见似的,只管吃蜜枣。就在这时,听到一声锣响,转眼山上下来一群山贼。为首一人生得面如锅底、眼似铜铃,手中拿着一对磨盘般大小的铜锤,往路当中一站,活像一蹲黑铁塔立在那里。只见他将口一张,就像半空中响起一声炸雷:“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要过此路,留下买路钱!”

熊皮一见不觉大怒,挥舞着混铁棒迎了上去:“该死的贼子,胆敢阻拦官兵,该当何罪?快快让开,饶你不死,如若不然,要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山贼头儿见了不觉大怒,一铜锤砸过来。熊皮见他来势凶猛,忙用手中的铁棍一架,不想那山贼头儿的铜锤就像一座山一样的沉重。这一锤不仅将熊皮手中的混铁棒砸弯,而且还打在他的顶门上,一下将他的头打得缩进身体里。

魏建成一见,吓得魂不附体,转身就逃。山贼头儿的马快,转眼就追了过来,朝魏建成背后又是一锤。魏建成想自己命休矣,只得闭眼等死。可是他等了老半天,那一锤却迟迟没有落下来。他睁开眼睛一看,却见那山贼头儿将锤举在半空,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不仅他如此,连他的战马,还有那些小喽也全都一样。魏建成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心想,也许是老者派高手在暗中保护。

神童押饷的故事会

这时,小丁丁在树上将蜜枣吃够方才下来,对众人说:“怎么不走了?”见前面拦在路上的山贼,小丁丁说:“你派人将他们移开不就是了?”魏建成这才命兵丁们将横在路上的喽移开。

见到惨死在山贼头儿锤下的熊皮,小丁丁又说:“他也曾干过不少坏事,这也许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吧!”

魏建成只得命人将熊皮的尸首埋了,继续赶路。

就在这天晚上,车队来到一道依山傍水的小山湾,这里住的人家不多,却有户客栈看样子生意十分兴隆。见天色已晚,众人就住了进去。魏建成上下打量一下,只见客栈一面环水、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小道从山谷通向外面。如果将道口守住,里面一个人也逃不出去。再看看客栈老板,生得竖眉鼓眼、满脸横肉,一看就知道非良善之辈。还有那掌簿、小二、厨子、杂役一个个皆面带凶恶。

魏建成悄悄地对小丁丁说:“看来这里是个黑店,应当小心!”

小丁丁不当回事地“嗯”了一声,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了声:“好困……”连饭也没吃便钻到一间房里睡了。眼下熊皮死了,小丁丁一个小孩子家全不能作半点儿指望,魏建成只得吩咐兵丁们这一夜要小心。

大约子夜时分,忽然小丁丁房里的灯亮了。魏建成摸过去一看,原来是小丁丁醒了,只见他爬起来将衣兜里的蜜枣倒在床头,他则躺在床上,将蜜枣一颗一颗地往嘴里塞。他每吃完一颗蜜枣,连核也懒得起身吐,却随口朝房顶吐去,只听“梆”一声,顶上的瓦立即出现个小洞。

魏建成不觉暗暗吃惊,心中惦记饷银,他又悄悄地退了回去,守在放饷银的房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只见小丁丁从房内出来,打了个哈欠。

魏建成忙迎了上去,问:“丁丁小师傅,这一夜睡得可安稳?”

小丁丁说:“安稳个屁,满屋的老鼠在瓦上跑来跑去,让人睡不安宁!”

魏建成说:“丁丁师傅虽说睡不安宁,倒也是一整夜都躺在床上。而我们一整夜却守在这里,连眼皮也没敢合一下!”

要起程了,魏建成找店中的老板付房钱,但店中别说是老板,就连掌簿、小二、厨子、杂役一个也不在。他们还在满客栈寻找,小丁丁却笑着说:“他们都蹲在屋顶上,你们到哪里去找。”

魏建成朝屋顶上一看,那些人果然全都穿着夜行服,悄悄地伏在瓦上。魏建成忙问是怎么回事,小丁丁说:“昨晚听见瓦上有响动,我还以为是老鼠,没想到却是他们!”

原来,这个客栈从老板到伙计无一不是强盗,他们在这里劫取过往行客的钱财,不知害了多少条人命。昨晚他们又要动手,哪知小丁丁早有察觉,将枣核吐到瓦上,看上去是好玩,实际上是用枣核点了他们的穴道。

见小丁丁年纪这么小就有如此手段,魏建成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忙打听昨天在山沟里制服山贼的事,小丁丁告诉他:“前面山上那些贼人,我只是废了他们的武功,穴道自解后,他们不能再当强盗了,尚可自食其力过日子。而这伙强盗谋财害命、罪大恶极,死有余辜,我便将他们全都打发了。

神童押饷的故事会

这里离阳平关不远,不会再有事了,我就送到这里,魏将军走好!”他说罢转身,一会儿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