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666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虚荣666网 » 警句

侠骨青史形意拳

中华武术,传承数千年,是国之瑰宝。

武侠,中华文化之精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是武侠精神的灵魂。

形意拳的故事,既有武艺,更多侠骨。既是正宗国粹,又在晋中发祥。

形意拳是中国四大名拳之一,其源流之久远,可上溯至宋代抗金名将岳飞。形意拳的最终成形,是在清末民初的晋中。和其它武术一样,形意拳同为农耕文化的产物,它是生命活力的张扬,是我们先人挑战自身极限、强身健体、扶弱抗强、生存发展、保家卫国的有力工具。

形意拳的近现代史,折射了国家民族史,更和晋商的历史密不可分,随着晋商的壮大和市场商业活动的日益繁荣,太谷、祁县、平遥、榆次等地的拳师们因时而起,联手创造了形意拳的辉煌。而太谷,更是形意拳的发祥地。

我们今天介绍的这段历史,主要是围绕着太谷形意拳的历史而展开的。

侠骨青史形意拳

布秉全,中国形意拳大师,著名武术家。

侠骨青史形意拳

布秉全,山西太谷人,形意拳大师布学宽的幼子,著名武术家,“在太谷经济最繁荣的时候,带动了一个相应的行业,就是镖行业。太谷的富商们挣了大钱以后,回来起房盖屋,光耀乡里,形成了守财、聚财、护财的特点,同时也带来了树大招风、不安全的因素,因此要雇一些保护他们财产和生命安全的武师。”

反过来晋商雄厚的财力又推动了武术的繁荣发展。

赵荣达,晋商学者,“晋商五湖四海地做生意,经常需要押运他的货物,尤其是他的定期(流通)还回来的钱,钱要回到本地来,这就需要一些人来保护,路上碰到响马、土匪,就可以抵御一阵子。因此,晋商就需要雇请镖师,这个需要也助长(促进)了祁县、太谷一带武术事业的发展。”

在晋中平原的苍苍茫茫中,在晋中通向蒙古、俄罗斯及全国各地的黄尘古道上,闪动着一队队形意拳师的身影,在晋中平川南同蒲的城镇乡村中,形意拳在蓬蓬勃勃的发展传播。

以拳护商护家,以商扶拳兴拳,是形意拳盛极一时的主要原因。

公认的形意拳开山祖师李洛能就是依靠财雄势大、诗礼传家的晋商望族——太谷孟家,开创了自己的事业。

李洛能,河北深县人,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他来到晋中,拜在祁县戴家门下学习六合心意拳。十年后,因学艺有成,被太谷孟家聘为护院武师。他与孟家主人孟綍如的一番遇合,使形意拳最终横空出世,在中国武术史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赵荣达,“孟家在太谷是一个有名的大族,孟綍如这个人本人是读书人出身,特别是在文学和史学方面比较擅长,但这个人还有一个特点——喜欢武术。李洛能学上了一些戴家的拳,来孟家看家护院,孟綍如又喜欢武术,两个人就经常在一起切磋武艺,而且他发现这个心意拳,应该是象形取意更科学一些,所以孟綍如就把心意拳改名为形意拳,太谷形意拳就有了。而且他们在拳的练法上也作了一些改进,吸取了一些少林拳、长拳的特点,和心意拳的基本原理结合起来琢磨和改进这个动作,逐渐就形成一种新的拳种,就是形意拳。所以我说晋商发展的过程中间,也促进了形意拳的发展。”

李洛能和孟綍如共同创制的形意拳既保留了祁县心意拳重养身的长处,又针对实战作了不少改进,更符合镖师、武师走镖护院的需要,形成了养身与技法并行不悖的形意拳传统。

深得儒家文化真传的孟綍如更秉承“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古训,把形意拳的宗旨定位为爱国爱乡 ,仁义自强。

从1856年起,李洛能在孟綍如的帮助下,开始在太谷广收门徒。

布秉全,“晋商给了拳师们很多方便条件,时间上也充裕,拳师们平时的主要兴趣和精力,就是一门心思研究一些能一招制胜的绝技。”

走遍大江南北押镖、护镖的形意拳师,又把形意拳的声名、技法和精神推向了全国各地,车毅斋、宋世荣、李广恒等拳师由此享誉四方。

车毅斋是李洛能离开太谷后,执掌形意拳门户的武术名家,李洛能的弟子。

郭齐文,中国商业史学协会常务理事,“和孟家可以说是相伯仲的有个晋商大户——武家,武柏年,武家请了个赶车的叫车毅斋,小名叫车二。车毅斋到了武家以后,通过武、孟两家的交往,介绍车毅斋跟李洛能学艺,就在武柏年家专门辟了一个院子,供他们练武之用。这样,车毅斋就把形意拳学到手了。”

据记载,车毅斋体格健壮,膂力过人,是少见的武术奇才,他与其大弟子李复桢博采众长,编创了大量模拟实战的对练套路,完善和固定了形意拳以意为始、以形为用,象形取意,式简意深,内外兼修,虚实相因,防中寓攻,,刚柔相济的风格。当时车毅斋名震晋中,形意拳门开枝散叶,一派繁荣景象。大名鼎鼎的乔致庸还曾请他到祁县乔家大院教授自己的孙子练习形意拳术。

李洛能、车毅斋师徒和形意拳门弟子们不仅武功高强,更有“位卑未敢忘忧国”的侠义情怀,他们生活的年代,是中华民族面临“瓜分豆剖之国灭种”危机的黑暗时期。太谷、祁县一带鸦片泛滥,烟毒流行,很多人家破人亡,李洛能、车毅斋除了严禁弟子吸毒贩毒,大力助人戒毒,宣传禁烟,周济孤儿寡妇外,还打破武术界的一些陈规陋习,广收弟子,希望通过“练拳健身”来强国强种。

据《太谷县志》记载,清朝末年车毅斋曾赴天津,与一位名噪一时的日本武士比剑,“当时日人奋然临,毅斋慢然应,倭败色沮愿师之,毅斋婉然谢焉,人问其故,毅斋曰,岂可使吾国绝技传之外人耶”,高尚的民族气节,让人肃然起敬。

1914年,车毅斋去世,他的弟子、车派布氏形意拳的创始人布学宽继承师门“爱国爱乡、仁义自强”的侠义传统,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

形意拳因此得以承前启后传承下来,留下了一段绵延的历史,让我们能一睹其精彩。

形意拳史上的重要人物车毅斋,在他人生的最后岁月里目睹了曾经滋养形意拳的镖行、镖局的没落。但秉承侠义传统、张扬生命活力、群众基础深厚的太谷形意拳没有随之沉寂。它迎来了又一次发展高峰。此时,车毅斋的高足布学宽父子脱颖而出,做出了重大贡献。

布学宽,字子容,1876年出生在祁县,后徙居太谷,1894年拜在车毅斋门下学习形意拳。从民国初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一直是全国武术界重量级的名人。

侠骨青史形意拳

赵荣达,“布学宽生活在清末民初,那个时侯正赶上我们中国内忧外患,他有爱国之心,认为国术可以救国。看到我们中国面临民族危机,他愿意把他的拳术传给更多的人,他是学校武术事业的开创者。”

当时,为振奋国民精神,传统武术广受推崇,国术馆等武术推广机构通设全国。1918年,太谷县设立了体育会,在城关学校中开设了国术课。布学宽受聘担任体育会主任,专门传授各校学生形意拳术和其他武术。全太谷有800多名学生学习形意拳法,学校武术活动盛极一时。

1930年前后,布学宽又应太谷近代体育教育的开拓者孔祥熙先生之邀,到山西农业大学的前身,著名的铭贤中学传授国术。铭贤校友、原山西农大副校长吕效吾回忆说,“布先生教拳循循善诱,由浅入深,从容教化,把爱国爱乡、仁义自强、谦恭礼让等品德融入武术教学中,让我们受益匪浅。”

在布学宽手中,武术不再是门禁森严的帮派体系,而是向大众开放,尤其向青年开放的健身之术。

侠骨青史形意拳

布学宽很有民族气节。9.18事变后,布学宽在太谷星期报上发出倡议,联合武术界同仁,成立了“国术研究会”,公开授艺,倡导国术救国。太谷各界群起响应,不少武林高手就此加入抗日救亡的行列。1937年太谷沦陷前夕,一批深受布学宽影响的铭贤学生开赴南山,加入抗日游击队。

太谷解放后,年已古稀的布学宽又焕发了青春,学校、农村、工厂,他传授拳术,辅导后学,孜孜不倦。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布氏一门已是五代同堂,徒弟传人遍及全国、世界各地。

布学宽先生一生潜心于形意拳套路的整理、挖掘、研究、创新,他先后创出“狮吞手变化法”、“鸳鸯脚应用法”等套路,极大地丰富了形意拳术。

1958年,山西省首届体育大会在太原开幕,83岁的布学宽作为武术比赛的裁判长,为贺龙、聂荣臻、罗瑞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表演了形意拳技。

1971年,时年96岁的布学宽在太谷溘然长逝。当时文革浩劫正在摧残他视若性命的形意拳,布先生的幼子、布秉全回忆说,直到最后一刻,老人依然忧心忡忡地诘问,形意拳还能传下去吗?

源远流长的中华武术不能消亡,也不可能消亡,经历风雨后,形意拳在它的发祥地太谷县重放光彩,布秉全先生承前启后,功不可没。

出生于1945年的布秉全,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太谷工作。虽然练拳不辍,却一直没完全成为武林中人。 “不收徒、不表演、不裁判”的他皓首穷经,挖掘着形意拳渊深的文化内涵。

布秉全,“咱们形意拳不是单纯的拳脚运动,而是一门文化,一种艺术。它的立论是阴阳五行学说,它的内容以仿生学思想为主,它的演练形式是以风水方位学为特征,它的伦理道德就是以孔孟仁学为准则,它的功法就是道家的道功道术,它的健身就是“天人合一”的思想,讲究和谐、平和。可多年来,只把形意拳定位到体育范畴,作为一个武术项目,就是表演、比赛、夺金牌,对形意拳的文化属性,不论官方还是老百姓都有些忽略。”

作为形意传人,布秉全不忍形意文化在被误读中沉寂,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他就在《体育文史》、《中华武术》、《精武》、《武林》等国内权威武术杂志上发表多篇文章,深入挖掘形意拳的文化内涵,并整理出版了《洗髓经》和《鸳鸯脚制敌绝技》两书,在海内外引起了很大反响。

台湾武术名家潘岳,香港太极高手陈靖,形意拳海外传人、美国军人韩宁先后多次造访布宅,与布秉全讲经论武,切磋拳术,并把形意拳更加广泛地传播开去。

布秉全忠实延续着师门“为国为民”的侠义传统。2002年他应旅日华侨武师赵玉祥之邀到日本讲学,当时中日关系正处于低谷,布秉全赴日最大的愿望就是通过传播拳术,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了解和友谊。他在日本打破不收徒传艺,不当众表演的禁忌,收赵玉祥为徒,允许他把形意拳传授给日本弟子,还当众演示了形意拳秘不示人的真功夫。

侠骨青史形意拳

与布秉全对练的日本《武术》杂志记者,这样记述了当时的感受,“刚一交手,立即感到从他手掌中透过来一股柔软而厚重的力量,在这一瞬间,我体内的能量就全部被夺走了似的,接下来,布老师示范变化,我一下子就崩溃,失去了重心,来不及还手已经被弹飞出去了。”

日本之行使形意拳在日本武术爱好者中声誉鹊起,许多日本人从布秉全身上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对中国增添了亲近与了解。

在漫长的岁月里,形意拳也许没有一直红火,但也从未完全沉寂,广大晋中民众将其视为家乡骄傲,学习演练者大有人在,与太极拳、少林拳及许多武术一样,它正在成为现代生活中一种新的文化现象,有其存在的理由、价值、意义。

形意之魂、之风、之道,仍是一笔值得珍惜的财富。

形意拳的文化属性渐渐为世人所认同,形意拳也于2007年列入了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形意拳起源于农耕文化,延续于商业文明,包含于中华武侠文化,植根在广大民间,蕴含着济世救民的仁义精神,展现着自强不息的生命活力。有中华,就有武侠;有民众,就有武术;有生命,就有运动。在万紫千红的文化之林中,形意拳正以其独有的魅力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侠骨青史形意拳

布秉全,1945年生,山西省太谷县人,中共党员。中国武术八段,山西省十大武术名师。1969年毕业于山西大学外语系。退休前,供职于太谷县经贸委副主任(正科)。作为民间业余习武人兼任山西省武术协会常委、山西省形意拳协会顾问、晋中市武术协会副主席、太谷县作协顾问、布学宽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