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666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虚荣666网 » 军事

一部近乎完美的犯罪电影——杀人回忆

       大家好,我是Top_Gun,欢迎来到"观影X档案",本期我们来聊聊2003年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操刀,宋康昊金相庆主演的犯罪剧情片《杀人回忆》。

观前介绍:

       “杀人回忆”是导演奉俊昊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作品,其反类型的手法,节奏与氛围的把控,深刻的立意,叙事剧情上几乎毫无破绽,可以说是一部近乎完美的电影作品。电影上映时一举打破韩国本土票房纪录,同时本片也有很高的艺术成就,获得了当年韩国和亚洲电影的多项大奖,直到今天“杀人回忆”依然被多家电影机构排在韩国电影榜的第一位。 

      负责本片配乐的是曾为电影《赤壁》和游戏《鬼武者2》作曲的日本音乐家岩代太郎,可以说“杀人回忆”能如此成功这位配乐大师功不可没。

       “杀人回忆”根据1986至1991年发生在韩国华城的连环杀人案改编而成,五年里华城共发生10起女性奸杀案,手段极其残忍,除了一起模仿作案的凶手被抓到以外,其余案件至今未破,而且15年的上诉时效已过,就算抓到凶手也无法被量刑,可以说这是韩国民众心中一道永远的伤痕。         

      这部电影之所以能取得如此高的声誉,除了电影的叙事本身外,还在于它深刻的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迁,上世纪80年代末的韩国正处于军权独裁到民主政府的过度时期,社会上人心涌动,风云激荡,虽然电影片名叫作”杀人回忆“,但是有强烈的双关意味在里面的,在“杀人回忆”里,奉俊昊安排了很多时代背景的信息,但并没有干扰到案件的本身,这种比例拿捏的十分精当,既没有让故事失去焦点,又展现了整个时代的动荡。(上世纪80年代的韩国发生多起民众运动,类似于我国的“学潮”,前不久的“1987”就是讲述这类事件的电影,金允石还凭借此片夺得青龙奖影帝)       

        犯罪电影大多都是阴暗惊悚的开场,可奉俊昊偏不这么拍,在电影的序幕里,没有一丝血腥的意味,金黄的麦田里,一个男孩正在抓蚱蜢,柔美的钢琴和弦乐映衬着乡间的美景,宋康昊饰演的朴警官接到报案来这里察看一具女尸,平静的小镇上这种情况并不经常发生,朴警官看上去有些疑惑,这时湛蓝的天空与金色的麦田之间出现了”杀人回忆“四个字。这个三分多钟的电影序幕就像是乡间生活的日常,导演平静如水的告诉你,罪恶和危险就隐藏在这种再普通不过的日子里。

          

          

       接着朴警官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调查这起命案,他最引以为豪的本事是自己的直觉,看到样子猥琐的人就怀疑他们是罪犯,诱供和屈打成招更是屡试不爽的手段,不光是他,当时大部分的韩国警察都是这样办案,不得不说这一招在现实里还是挺奏效的。

      没过多久第二个受害者被发现了,作案手法和第一起如出一辙     

     PS:   这场戏的布景格局和2014年的美剧《真探》第一集里的犯罪现场很像,也是一部很好看的美剧,主演是两位好莱坞大咖,马修·麦康纳伍迪·哈里森

                   

                   

      一天,朴警官从女朋友那里得知有人看到白家烤肉店的低能儿白光浩曾经跟踪其中一名受害者。

     于是朴警官就把他抓回警局,继续用他最擅长的那套直觉破案大法。

      这里还出场了一个人物,朴警官的同事邹警官邹警官一出场就给光浩施展了一套腿法,理由也很简单,只是单纯的觉得光浩这的长相恶心。

      连续两起恶性案件引起了全国的关注,汉城的徐警官主动要求来镇上协助破案,刚来到小镇的徐警官朴警官误认为是强奸犯,他俩的结识是伴随着朴警官的一记飞踹开始的。     

      这俩人一开始很不对付,互相看不上,朴警官觉得这个大学毕业的警察就是个软蛋,不能打的警察不能得到他的尊敬,而徐警官也很不喜欢这些大老粗的行事原则,觉得他们都不带脑子,只靠一股蛮力就想破案简直可笑。

        朴警官认定傻乎乎的光浩就是凶手,所以他采用了诱供的策略,先是伪造光浩在犯罪现场的脚印,然后诈唬光浩说要将他活埋,但光浩果然是个货真价实的低能儿,愣是软硬不吃,开头的几场戏,徐警官基本是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他们装逼。

        有了这些伪造的证据,光浩被打上凶手的标签,他们将光浩带到案发现场,想来个案件还原,现场还来了许多的记者,大家都以为这次肯定是破案了,但在一顿乱七八糟的闹剧过后,光浩被认定不可能是凶手。

         当时的韩国媒体已经全面开放,铺天盖地的批评让韩国警方很没面子,于是警方委派了新的队长来负责这起案件。        

      在向新来的队长介绍案情时,朴警官连话都说不利索,看着简直让人捉急。     

      朴警官出师不利,这次轮到徐警官出马,有文化就是不一样,他靠着合理的推测指出还有一名受害者,只是没被发现,一阵搜索之后,找到了第三具女尸,作案手法也跟前两起一样。

这里我们简单分析一下两位主角的特征:

      宋康昊饰演的朴警官——他世俗、鲁莽,身为一个执法者,还警察触犯法律,他根深蒂固的认为拳头就是最好的破案工具,这种信条在大部分的时候是很管用的,但他并不是一个坏警察,命案发生后他积极的投入工作,想尽一切办法追查凶手,甚至还去找神婆算命,但他的思维被局限在过往的经验里,朴警官这个角色可以说是韩国旧时代的象征

      金相庆饰演的徐警官刚好相反,他相信科学与理性,对证据有天然的敏感,象征着新时代的力量。他和朴警官在剧中有一段对话非常重要,朴警官说韩国这个屁大点的地方,破案只需要两条腿就够了,而徐警官的这一套,应该去美国FBI当警察

      三起命案中有两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受害者都穿着红衣服,并且都是在下雨天遇害,于是让警局的女同事穿上红裙子在一个雨天想把凶手引出来,但他们苦等了一晚,也没等来凶手。     

   在小镇的另一边命案又发生了,这次的受害者并没有穿红衣服。

           徐警官不灵,朴警官又蹦了出来,他想到一条脑回路异于常人的破案思路。

   为此朴警官还专门去泡澡堂子,看能不能碰到符合这一特征的嫌犯。

       这时候有一条新的线索突然出现,女警偶然间发现,在四次命案发生的当晚,电台里都有人点了同一首歌。

      徐警官前去寻找点歌人寄去电台的明信片,但明信片都被扔掉了,案件再次遁入死局。       

        一天夜里,朴警官徐警官不约而同的来到案发现场,想碰碰运气。

        这时一位诡异的男人也来到现场,脱下了裤子,开始打飞机。男子突然发现旁边有人,迅速逃离,这一段的追逐戏,伴随着强烈急促的鼓点,一扫之前的压抑情绪,让节奏突然振起

       三人追到了一个工地上,这次是朴警官立功了,靠着他引以为豪的直觉逮到了刚刚那个变态男,几个人四处碰壁了好几天,终于抓到了一个像样的嫌疑犯,朴警官轻佻而得意的看向徐警官,那眼神仿佛在说:大学生,抓罪犯还得靠我这种老司机。


        经过一番调查后变态男被证实并不是凶手,这个畏畏缩缩的男人只是个普通的变态,法律上并没有一条罪名是"打飞机罪",案件再次陷入僵局。 

         正当大家对案件一筹莫展时,收音机里又响起了前几次命案发生时的那首歌。

        但面对这样的好机会,却没有任何警力可以调配,因为其他的警察全都去镇压民众运动去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凶手作案。

果然,第二天受害者的尸体被发现了,这次的作案手法更加变态,凶手往受害者的私处塞满了桃子,面对这样的残忍,连朴警官这个身经百战的老司机都懵逼了。

在案件的调查中还有个细节,一年前第一次的遇袭案件中,一个受害者活了下来,她告诉了徐警官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这时电台打来电话说保留了最后一次点歌所寄来的明信片,上面的地址指向了一个叫朴贤奎的男人,两个人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马上开车去找朴贤奎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伙子,恰巧这个朴贤奎也有着一双柔软而纤细的手

一年前朴贤奎来到镇上工作,接着小镇就发生了命案,他还是电台歌曲的点歌人,一切都对得上,这次就连冷静理智的徐警官也觉得应该是没错了,这时候两个角色的立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变化,怒火把一向标榜理性的徐警官也改变了。

细心点的观众可以发现,在最近这起案件发生之后,两个之前对刚的角色关系忽然缓和了下来,因为无论是靠直觉的朴警官还是靠理性的徐警官都无力抓到凶手,导演奉俊昊的目的并不是让谁胜出,而是要突出一种巨大的无奈感,这也是本片最深度的表达,两个人都竭尽全力,但就是没有办法抓到凶手,上帝好像在跟他们开玩笑

相关报道